沉炣

如果我们只是擦肩而过该有多好

【盾冬】半句浪漫

Sum:巴基总觉得史蒂夫喝的酒不够带劲,史蒂夫总觉得巴基喝的酒有些太烈,于是他们因此吵了次架。


✨24:00的午夜场选手报道!最后一棒,要让酒精为爱情欢呼——!


巴基·巴恩斯正在严肃地盯着自己的丈夫。


史蒂夫·罗杰斯也严肃地盯着自己的丈夫。


“我不会先认输,”巴基皱着眉头,面容紧绷,语气极其强硬,“这次肯定是你输了,罗杰斯先生。”

“在没有看到‘游戏结束’的字样之前,一切定论都过早,你应该比我清楚,”史蒂夫深吸了口气,学着巴基的模样,说,“如果每次逆风我都认输,那么纽约、美国乃至全世界可能早就失陷了,巴恩斯先生。”


“偏执的自...

【盾冬】白发

Sum:不平凡的战争之后,总有些东西在见证他们平凡地老去。


电视机播放的电影声音已经被消去,而巴基正靠在史蒂夫的肩头熟睡。


史蒂夫把因盯久了电视机而有些酸涩的双眼从屏幕上移开,目光转落到爱人的棕色发顶上。

他就这样看着巴基浓密的发旋,进而细细观察。巴基细软的发丝贴合在头皮上,他那头几年前就已经剪短的棕发需要频繁的修理。而此时距离上次他剪发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月,发尾松塌塌地挂在颈后,衬得夜色都温柔。


哦,是因为他们这几个月一直在出任务,而外派的时间段又总是错开。


最近的高强度战斗让两个人都有些力不从心,史蒂夫甚至没有机会再精进自己的剪发技艺,虽然即使有时间,巴基...

其二:深谷

The Second One: Deep Valley.


“自险处归来的人,会想起贫瘠地的丰裕。”


巴基和史蒂夫从杰弗森先生的诊所中出来时,天色已经很晚了。借着街旁住户家中昏黄的灯光,他们两个人脸上的伤痕都泛着碘液的颜色,但很明显,史蒂夫是挨揍挨得比较狠的那个。

巴基用手背蹭了蹭自己的下巴,疼得“嘶”了一声。他瞥了眼旁边一直不吭声的史蒂夫——这家伙在刚刚抹药的时候也是这样,虽然浑身是伤,可他一句疼也不喊。

反倒是受伤较轻些的巴基,却因为火辣辣的疼痛而呲牙咧嘴,直呼耶稣大名。他扁了扁嘴,自己回去晚些倒没什么关系,可莎拉肯定又在担...

【Stucky】the First Snow

Sum:单身三十年的史蒂夫其实喜欢自己的一个固聊网友,可他突然又喜欢上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。


精英总监史蒂夫╳自由作家巴基

史蒂夫&巴基:网络一线牵,珍惜这段缘。XD


很久以前发不出去的甜饼,重修+补档。


【The first one is the best one.】


冬天是什么味道的?它一定拌着甜蜜与欢欣、寒冷与苦楚,是富士山顶的初雪。


所以初雪是什么味道的?史蒂夫把橘子糖抵到左侧咬肌处,甜腻的味道在舌苔上蔓延,裹着自鼻腔通过的温暖了些许的冷气,它在口腔中滑来滑去。


纽约的冬天...

【狮狼】他们用雨编织花环

“我们都知道七月还没有过去,所以雨水,请把我们二人就此淹没,用你洗透万物的纯澄。就这样吧,权当我们并不默契于彼此的光明与黑暗,权当我们依旧清醒地沉沦梦境。”


史蒂夫在清剿完一伙塔利班后乘昆式飞去了瓦坎达,透过机窗,他能看清低空处的断云。而巨大的黑豹神巴斯特塑像是这片净土的守护神,它佑护着无数代人在此繁衍。


生生不息。


此时正处于瓦坎达的雨季当中,而一场大雨刚停不久,草叶被冲刷得尤为鲜亮。他睽违已久的恋人前来迎接——跟一群孩子们。


史蒂夫嘴角扬起的笑容一下子被束缚住了,可随即替代的却是舒展的温和眉目,他不想再被童音评价为“有着吓人模样的大狮子”。

好吧,好吧,他...

© 沉炣 | Powered by LOFTER